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奇书吧 > 恐怖灵异 > 道界天下 ( 未知 / 著 )
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不知所谓
    姜云根本连正眼都没有去看自己(身shēn)周的叶松和叶烁等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依然只是牢牢的注视看叶灵竹道“你的骄傲和自负,无非就是因为你点亮了圣药石的七道光芒而已!”

    “当然,如果不是这个原因,你连让我问问题的资格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只要你回答了我刚刚的问题,说出事(情qg)的真相,那么,你依然会是天香族的天之骄女,依然会成为天香族重点培养的对象!”

    姜云往前迈出一步,再次重复道:“你刚刚说出的那些见解,究竟是你自己想到的,还是你从别人那里听到的,然后占为了己有?”

    就如同姜云不在天香族内杀死炼痕的原因一样,他也承认叶灵竹在炼药之上的天赋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培养得当,那么假以时(日ri),她必然会成为天香族的栋梁,能够更加壮大天香族,就这么毁了实在是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因此,他才会给叶灵竹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他说出这番话,是将自己摆在了天香族主人的(身shēn)份之上,在他自己看来,是没有任何不当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在其他任何人听来,却自然是极为的唐突,甚至是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叶灵竹同样在注视着姜云,眼中不断闪烁着(阴y)晴不定的光芒。

    姜云猜对了,她所说的那些关于炼药上的见解,完全就是从叶幼南之处听到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她初听之到这些见解之时,还感到极为的好笑。

    叶幼南,一个先天丹田破损,一个被族群抛弃的嫡系族人。

    甚至,根本都没有机会接触到炼药的人,能够有什么独到的见解。

    然而,在她自己尝试过将其中的一些见解应用到炼药的过程当中之后,却是意外的发现,竟然真的是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于是,她便开始主动接近叶幼南,一点点的从毫无心机的叶幼南的口中,(套tào)出了所有的话,然后更是将这些见解占为了己有。

    至于后果,她根本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算叶幼南知晓了,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甚至就算叶幼南敢说,也没有任何人会相信她的话!

    一个是族群抛弃的废物,一个是天之骄女,两人根本没有可比(性xg)!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却是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姜云!

    虽然她从来没有在意过姜云,但是这段时间,整个天香族都在传着关于姜云的事(情qg)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极力维护叶幼南的行为,也让她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个姜云更是不知道怎么猜出了全部的真相,并且来((逼bi)bi)问威胁自己!

    就在叶灵竹思索着到底该如何应对姜云的时候,叶松放声大笑道“姜云,你是什么东西,还愿意给我天香族的天之骄女一个机会,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的话,现在你应该好好想想,如何祈求我天香族给你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“你在我天香族地出手打伤炼痕,如今又更是讥讽我族天之骄女,不给个让我们天香族满意的交代,谁也保不了你!”

    叶松的话,让叶灵竹敛去了眼中的光芒,重新恢复了那高高在上的冷傲,摇了摇头道“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这就是她对于姜云的回答!

    自然,她拒绝了姜云给出的最后的机会!

    姜云也平静的点点头道“虽然你在炼药之上的确天赋不错,但是,天赋并不代表一切!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姜云已经蓦然一步迈出,轻易的脱离了叶松等人的包围,直接出现在了叶灵竹的面前,伸出手来,一指点向了叶灵竹的眉心!

    他要搜叶灵竹的魂!

    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,叶灵竹当初是如何从叶幼南那里偷走原本属于叶幼南的见解的,要让所有人看看,他们这位天之骄女的真正面目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神识不能动用,让他的神识也无法离体,只能来到叶灵竹的面前进行搜魂。

    看着姜云突然出现,叶灵竹的面色陡然一变,顿时毫不犹疑的捏碎了一颗丹药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丹药炸开,化作了一道气浪,包裹住了她的(身shēn)体,竟然挡住了姜云的手指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姜云有些意外,这天香族果然是精通炼药,炼制的丹药竟然还能当做武器,而且威力显然不弱。

    看来天香族能够被选为寂灭第十族,的确有着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而叶灵竹有丹药护体,对于姜云来说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作为天之骄女,岂能没有一些保命手段!

    “找死,灵竹,退下!”

    叶松看到姜云轻易的脱出了自己等人的包围去攻击叶灵竹,立刻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随着叶松话音的落下,就看到四面八方陡然有着一道道光芒(射shè)出,齐齐的(射shè)在了姜云的(身shēn)上,让姜云眼中的景物瞬间发生了变化,(身shēn)陷在了某种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对此,姜云倒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昨天他踏入这座宫(殿diàn)的时候,发现神识被屏蔽,就知道这里暗藏不少的阵法(禁j)制。

    如今,叶松等人自知不是自己的对手,所以启动了大阵来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对于阵法同样精通,所以这阵法困不住自己,只是需要花点时间来破开阵法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姜云被困入了阵中,众人全都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叶烁更是急忙走到了叶灵竹的(身shēn)边道“灵竹妹妹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叶灵竹的面色苍白,虽然以一颗保命丹药挡住了姜云的攻击,但是心中也是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刚刚自己的动作慢上半拍,自己可能就有(性xg)命之忧了。

    姜云的神识根本未曾出现,所以在她想来,以为姜云是要杀了自己,自然让她对于姜云的心中极为痛恨。

    但同时,她也不得不开始担心,如果姜云真的暴露出了自己将叶幼南的见解占用的事实真相,自己又该如何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意,看着面前充满关切之色的叶烁道“族兄,能否帮小妹一个忙?”

    叶烁用力一拍(胸xiong)脯道“族妹和我还客气什么,有话尽管说,哪怕是赴汤蹈火,我也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叶灵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道“没有那么严重,只是刚才这姜云竟然打伤了炼痕,又赶走了血炼族的族人!”

    “虽然此事和我们天香族无关,但炼痕毕竟是我天香族的客人和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他因为这件事而忌恨我们天香族,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两族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想,不如我们让他将叶幼南给带回血炼族,同时再拿出一些丹药和天香之力给他,作为补偿。”

    听到叶灵竹的这番话,叶烁眉头微皱道“族妹考虑的极为周到,但是此事有些难办,因为叶知秋已经派人去保护叶幼南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据我所知,这姜云似乎也懂得一些阵法,他特意在叶幼南居住的那小院之中,布下了阵法,外人恐怕很难进入!”

    “纵然我们想将叶幼南交给炼痕带回,纵然叶知秋同意,恐怕以炼痕的实力,也是无法做到。”

    叶灵竹笑着摇摇头道“都说叶烁族兄睿智精明,今(日ri)怎么有些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兄莫非忘了,叶幼南的爷爷,好像还在族地之中吧!”
没看完?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