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奇书吧 > 玄幻魔法 > 圣光下的死亡领主 ( 香菜芝士 / 著 )
正文卷 第六百九十八章 官方势力
    望着顾晟消失在黑暗中的(身shēn)影,在柳德米拉(身shēn)上跳动的电弧慢慢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金银岛外面的也恢复了平静,船首像也摆回了原来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噗”柳德米拉朝舒红玉这边走了两步后,忍不住张嘴呕出了大滩鲜血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没事吧”

    顾晟的离去让在场的人都大松了口气,已经能够勉强站起来的舒健,见到舒红玉躺在地上不动弹,急忙一瘸一拐地蹦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你去看看柳德米拉怎么样了”舒红玉用手撑着上半(身shēn)坐在地上,她心里仍旧对顾晟拍松自己关节的手法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那种恰到好处的力道,以及对(身shēn)体骨骼的熟悉程度,让舒红玉深深地认为,顾晟是她迄今为止,见到的最可怕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只是被断掉的肋骨插入了肺部”柳德米拉一脸的苍白之色,她拿手捂着右肋,说话的时候气喘吁吁,像是在忍受什么痛楚。

    见识了柳德米拉和顾晟的战斗后,舒健也熄了追求对方的心思,之前心里没什么((逼bi)bi)数,以为自己和对方的差距不大,现在算是认清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柳德米拉说自己的肺部被肋骨刺破时,脸上却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(情qg),舒健不由地觉得自己和眼前的女人,差距还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“梅斯菲尔德为什么不对我们下死手就离开了”

    舒红玉的双腿渐渐恢复行动力后,一脸不甘地看向顾晟离去时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引以为傲的(身shēn)手在对方眼里,却是如孩童般的玩闹,人家随手一拍,就让她的双腿失去了行动能力,那时候对方想要杀她的话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,黑虫会的人向来难以捉摸,他们行事全凭个人喜好和对深渊巨虫尼德诺斯的崇拜之(情qg),外人很难理解他们的思维方式”

    被顾晟扯下来的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,然后四分五裂地散开,并朝柳德米拉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柳德米拉重新穿上了它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人,眼里无不露出艳羡的目光,像这么((操cāo)cāo)作简单又威力强大的炼金装备,要是拥有了它,基本上等于多了条命。

    比如在之前的战斗中,柳德米拉配合对顾晟形成的夹击之势,就给了众人很深的印象。

    可惜,它是柳德米拉的东西,否则会有不少人暗下黑手。

    “嘿嘿不自量力的人还真多”舒健看了看几个眼中透着贪婪之色的海盗后,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浓重的鄙视。

    因为他试过,这幅岩石般的铠甲极重,无论是谁穿着它,(身shēn)体的负重都会陡然增大。

    别说穿着它战斗,能正常走路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连瓦西里那家伙都试过它,结果他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件蛮人传承装备。

    如果人人都能忍受它带来的负重,它也不会被乌里扬诺夫束之高阁那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传说只有觉醒了某种蛮人血脉力量的蛮人,才有资格穿上它和敌人战斗,并将负重转化为考验,实力在不知不觉中得到增长。

    更具体的东西,连柳德米拉的兄弟姐妹都不清楚,舒健就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一点,就算把扔给那些心生觊觎的家伙,也只能是一副华而不实的铠甲,他们恐怕连搬动它都会很困难。

    “柳德米拉船长,那个叫梅斯菲尔德的家伙,是用了来自阿卡维尔大陆的武僧传承吗”舒健总觉得顾晟的攻击方式有点眼熟,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至于阿卡维尔大陆的武僧传承,则和联邦的武道修行有点像,不过武僧对灵能的运用有非常深刻的见解,所以攻击敌人时的拳脚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错,也只有阿卡维尔大陆的武僧传承,才能造就这么可怕的格斗高手

    梅斯菲尔德虽然是敌人,但他肯定经受过长期艰苦卓绝的修行

    光是这份意志和毅力,就能将无数的超凡者远远抛在(身shēn)后

    不过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柳德米拉低头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”急(性xg)子的舒健,想知道更多关于梅斯菲尔德的信息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倒退一年的话,他说不定就认出顾晟了。

    可惜现在的顾晟变化很大,灵能的修行让顾晟的(身shēn)体素质提升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,更让他对自(身shēn)的修行有了极深的认知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出手时的动静和威势,和以前根本是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舒健之所以感到有一些眼熟,是因为那种面对顾晟出手时的压力,有些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但这种感觉很多人都有,那就是觉得自己会被打爆

    “据我探查到的消息,梅斯菲尔德这个人在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而且在里面修行的也是剑术这就有点古怪和可怕了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”舒红玉的脸色也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他真的是梅斯菲尔德,就说明他还擅长使用两把短剑,并且极为厉害,否则不可能会取得的称号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不是真的梅斯菲尔德,就说明真的梅斯菲尔德死在了他手里

    不管怎样,我们自(身shēn)强大起来才是最重要的”

    柳德米拉摇了摇头后,朝瓦西里所在的位置走去,那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陷坑,陷坑周边像是被犁了一遍似的,到处是裂缝和碎石。

    就在这些人讨论顾晟的时候,顾晟已经来到了小镇的一个偏远角落。

    “梅斯菲尔德,还好你及时刹住了手,没有继续对柳德米拉出手。

    我想过你很厉害,但没想到你厉害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就连乌里扬诺夫感到骄傲的两个儿女联手,也被你击垮了”

    顾晟走到一幢破旧的房屋前,见到了站在门口的库伯,以及库伯(身shēn)边几个充满军人气质的中年壮汉。

    刚才就是库伯用类似的法术,暗中让他不要和柳德米拉继续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不能对柳德米拉出手了吧”

    顾晟一边询问库伯,一边向房子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能,而是最好不要。

    她对联邦有重要意义,是一个难得的可靠合作伙伴”

    回答顾晟的,是一个中年壮汉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”

    走进屋子后,顾晟见到这里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其中有几个(身shēn)上带着伤,伤势有轻有重。

    轻的站着,重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独联体空勤团的指挥官弗雷德里克上校,遇到他的叛军,从来没有活口留下,包括那些各种各样的怪物”

    库伯的话,让顾晟顿时对屋子里的人产生了浓厚兴趣,尤其是知道弗雷德里克有和联邦恢复通讯的方法后。
没看完?将本章加入书签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